当前位置:睡前故事>童话故事>乌冬巷

乌冬巷

作者:于潇湉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5-25 12:10:05

1


羊皮卷一点点被卷了起来,那上边用来表示乌冬巷的小小问号也就一点点消失了。千百年来,乌冬巷这个小镇被提过共计12086次,但都只是在各种无法考证的古籍或传说里。

这个据说用绿松石当石子儿玩的小镇,我得找到它。

在羊齿苋的湿润阴影里,一道绿色的光芒闪烁着。我蹲下去把那道光拢在手里,是一块菱形的绿松石。

“呜咪哒!”石头说话了。我似被烫到般把它一扔,结果另一抹绿出现了。

“小妖?”我对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大喊。只见他皮肤透明,春天池水般的双眼中恍若有水藻在摇动。

“呜咪哒!”他轻念,原来刚才也是这个家伙的声音,猫一般的娇柔。

“乌冬巷的客人,请随我来!”他轻盈飞起,嗡嗡轻拍双翅。

“什么?这就是……乌冬巷?”我扯过他透明的翅膀,上边的纹路差点儿哗啦啦掉下来。

“呃,呃……疼……”

2


“呜咪哒!”小妖这样叫时,表示他很开心。

我也很开心,因为我看到了——堆成宝塔的绿松石。甚至有几次,绿松石就从天空上旋转着掉下来,镇子里的人也不去管,偶尔被绊到才会把它们随便往宝塔上一撩。

真是暴殄天物!我趁小妖眨巴眼睛时迅速拿起一块藏在口袋里。结果,还是被发现了。

小妖愣了一下:“你喜欢这个?”他指指绿松石。我只好点头。


“給你,都给你。”他抓来个口袋,把那些蓝绿色的石头划拉进去。

不过当他把袋子递过来时,我却故意不接,还撇嘴道:“谁稀罕!”

是我的错觉吗?他的皮肤突然暗沉下去了。

3


“你等着!”我说,可是却完全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刚才我被一个扎着歪辫子的乌冬巷女孩撞倒了,于是恨恨地说了这三个字。可是那个女孩脸上一片平静。这是第一次,我说出粗鲁的话,对方却不动怒的。我从小就不会说那种令别人微笑的话,用那种温柔动听的声音。

小妖从我右手边冒了出来:“你刚才说的话,我收走了哟。”

这次我听得明明白白:“什么?你收走了什么?”

他小心地摊开手掌,只见我说过的“你等着”三个字飘浮起来,如同几只橙色气球飘荡在蓝天上。

小妖像拆拼图那样,把“你”字抓豆子般揪出来,塞到“着”字的后面。

“你看,这句话也可以这样说哟!”他指着那三个字,轻声念道,“等着你!”

天哪,我完全看呆了!

突然,一块绿松石落下来,眼看就要打在我头上了,小妖伸手接住了:“这个送给你!”

“谁会要这破石头哇!”我嘴上这样说着,却把它小心地塞进了口袋。这一次,就算它是一块普通的石头,我也会收好的。因为,这是我收到的唯一的礼物。

小妖后来告诉我,在乌冬巷,每一句柔和的话都可以化成一块绿松石。

“那么,令人伤心的话呢?”我问。

“它们会如同白栅栏上的钉孔一般,无法消逝。所以要赶在它们落地之前,尽快接住。”

我想起他把话语重新排列的法术,于是存心揶揄他一下:“如果接不住呢?”

“那么,”他的绿眼睛中有了阴影,“那句话就会化成黑曜石,让心变得沉重和悲痛。”

4


黑曜石我没见过,但小妖的皮肤倒是一天比一天黑了。我们每天都在一起,镇子我早逛得腻味了,甚至他那套轻巧地支配别人话语的法术我也学会了一点儿。

话语升上天空三秒后就会跌落地面,我有时会像接苹果一样把它们握在手里,有时候则会恶作剧地任由它们落到别人的耳朵里。可是,从来也没有人对此有一点儿恼怒。我已经确定这里的人都是聋哑人。他们每天工作着,内容就是将每一句难听的话重新组合到还可以令人接受的地步。他们管这叫“不令伤心着地”。

“没意思!”我咬着根草说。我喜欢说脏话或粗鲁的话,这总好过在漫长的日子里没有一个人理会你。我是一个孤儿,只有这一点儿乐趣。

“不要因为他们听不到,就说出那种伤害别人的话。”是小妖的声音,这里唯一一个可以听见的精灵,“一句话、一个眼神都不会消失,它们会一直停留在心中的某一个地方。”

我突然发现小妖最近瘦了,“嘿,你像一个干巴苹果。”我又没心没肺地说。

“我有名字,叫……”

5


乌冬,这是小妖的名字,和这个小镇同样的名字。不过我还是喜欢叫他小妖。

我要走的那一天,他连站都站不稳了。芦苇向一边倒去,他顺着同样的方向栽倒在草地上。

“小妖!”我大叫一声,拼命跑过去,“你怎么了?”

“你可以叫我的名字吗?”

“乌冬?”

“太好啦……这样,我就是你的朋友了。”他努力地笑着。

“笨……笨蛋!”我哭了。其实我想说:“你不会有事的。”可是我惊恐地发现,我说的每一句话都令他痛苦不堪。难道……

我的脊背突然僵直,因为突然有一些话闪现在我的脑海里:乌冬镇只有一个人叫作乌冬,他的命运便是等待自己的朋友到来。无论他的朋友说出怎样难听的话,都只会由乌冬来承担这错误,直到他慢慢化成一块黑曜石为止。

“你是在替我承受过错吗?”我抓紧乌冬,“你就要变成黑曜石了?你这……”我把“笨蛋”二字生生咽了回去,他的脸上全是汗水,还有……我的泪水。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即使是这样的我,你也要保护我?”

“这样的你……只是想引起大家的注意吧……我寂寞的……朋友……谢谢你,再见。”

6


从那以后,去往乌冬巷的路就再也没有被人找到过。人们都认得我,因为我总是柔声地和大家打着招呼。

我总能听到他们悄声说:“看,他总是在捡石头。”

这时我刚刚找到一块黑色发亮的石头,拿在手中摩挲……乌冬,这会是你吗?




    童话故事-最近更新
    童话故事-最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