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睡前故事>民间故事>起死回生

起死回生

作者:admin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5-25 19:07:14
  退休工人王树坤因心脏病猝发,住进了医院。生命垂危,急需安装心脏起搏器,要付医药费4万元? 
  儿子王小鹏和父亲都是酸液厂的工人。早几年,这家厂每年上缴利润3000万,是上海的骨干企业。眼下行业不景气,酸液没人要,6斤酸液才换1斤酱油,弄得他们厂两天打鱼三天晒网。为了维持正常开销,厂里把整幢办公大楼出租,厂长、书记被赶到仓库里办公。厂穷成这模样,哪来4万元的医药费呢?所以王小鹏听医生说,付了4万元才能装起搏器,他没心脏病的,也快急出心脏病来了? 
  那么厂里还有没有钱呢?有?账面上还有30万?这30万是财务科老科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回笼来的,下星期要发工资了,厂里虽说二年多没加工资了,工人每月有400多元赤膊工资来维持生计,收入不高,有工资领,厂不关门,工人还比较安心。一旦工资发不出,工人情绪就会起波动,这会出大事的!所以党委米书记作过决定:发工资的钱,风吹不跑,雷打不散,谁也不能动用它?  
  几天前,厂长与日本客商洽谈一笔业务,对方提出,如果不买对方原料,他们不签加工协议。为此,米书记又下令:30万归厂长调度买原料。只要工厂能启动,工人有活干,工人的生活就有了保障。 
  王小鹏就在这当口走进财务科,请钱科长帮帮忙,借他4万元,救救他父亲的命。这时,钱科长捧起账册正要去找米书记,他没好气地说:"厂里工资都快发不出了,谁来救救厂子的命呢?"说着,他大步流星朝仓库走去…… 
  米书记的办公室搬进了仓库,他正在接待技术人员施一飞。施一飞想跳槽,这使米书记十分痛心。施一飞是厂里唯一的水技术处理工程师,酸液生产过程,对水技术处理的要求很高,他一走,无疑会对厂里生产造成巨大损失。可是,人家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外资企业,工资待遇高,技术设施好,自己厂眼下又这副穷模样,米书记又不忍心硬拖住人家跟自己吃苦,正当他进退两难之际,钱科长捧了账册冲了进来:"米书记啊,账面上只有30万了,你要给徐厂长,下星期发工资我只好打白条了?" 
  施一飞见米书记对自己辞职一事一言不发,便借题发挥,说:"厂里有困难,我辞职也是减轻厂里的负担,这叫自谋出路嘛--" 
  "你要辞职?"钱科长一听跳了起来,"你不能走,你是我们厂一手培养起来的工程师。你进厂时才初中,是我们厂送你上高中,考大学,你才评上水技术处理工程师。你真要走,也得留下那笔培训费。" 
  这时,米书记打开大橱,从里面取出一张奖状。这是施一飞攻克RV特型酸液后,荣获化工部新产品三等奖的证明。米书记无奈,惋惜地说:"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你辞职,我理解。我们厂穷,没什么东西送你,把这张奖状带去,对你今后晋级、评定职称恐怕有用……"施一飞接过奖状,顿时热泪盈眶,半晌才说:"米书记,今后用得着我,一个电话,我随叫随到。" 
  施一飞走了,钱科长感慨地说:"我们还没有停发工资呢,他就走了。下周工资发不出,走的人会更多?" 
  "不?这30万是我们厂重新启动的起搏器。买回原料,我们可以正常生产,产品也可以从国内市场走进国际市场。眼前不景气,只是机制转轨中的阵痛,我们投入30万,就看到了曙光,我相信我们的工人兄弟会支持我们的,即使暂时发不出工资,他们也会勒紧裤带,和我们一起去迎接曙光。" 
  钱科长无话可说,捧了账册怏怏而去。谁知他一拉门,门外站着王小鹏。米书记看到小鹏站在门口,忙招呼:"小鹏,有事进来说。" 
  钱科长忙说:"他父亲心脏病,开刀要装起搏器……" 
  "装啊,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医院要我们付4万元。" 
  "哪怕8万,救人要紧?" 
  "钱呢?"钱科长捧起帐册,说:"只有30万,你规定给厂长专用的?" 
  这时工会主席阿明捧了只募捐箱进来:"米书记、钱科长,老王师傅是我们厂的元老。又是老先进,如今生命垂危,要装起搏器,我们干部带个头,献个爱心,多少不拘,意思意思……"米书记夺过募捐箱朝地上一掼,问:"车间里募捐了没有?"阿明一愣,见募捐箱被掼得四分五裂,他喃喃地说:"我等你们带了头再下车间去募捐。"米书记见箱子里没有一张纸币才放心,说:"你们不能去募捐?我们两年多没发奖金了,工人兄弟每月领400多点赤膊工资,已经够为难大家了,你们再去募捐,这不是强人所难吗?"阿明听了十分焦急,"米书记,老王师傅已经抢救三次了……"米书记对王小鹏说:"你放心,我明天召开党委会,专门研究这4万元……" 
  花开一朵,枝分两头。施一飞去外资企业正式上班了。那天,他邻居打电话给他,说他爱人肚子疼,疼得脸色泛白,满头冷汗,叫他马上回家陪她去医院。施一飞脱下白大褂,奔向经理室。外籍经理听说施一飞要请假,摇摇头说:"你是医生?回家能治好太太的病?""家中没人,我送她上医院。""送医院的事,你可雇人去干。我们这里需要你才聘用你,你不能在这里安心工作,你可以回去。"施一飞望着不通人情的外籍经理,无可奈何,只好重新穿上白大褂,走进试验室……这一天,米书记正在召开党委会,司机小秦急匆匆冲进会议室,说:"米书记,徐厂长与日本人合同签好了,他等着30万的支票,叫我开车送去。"米书记转身对财务科长说:"老钱,你去开支票,麻烦你给徐厂长送去,小秦留下。"钱科长不明白了,徐厂长等着支票急用,小秦留下?"米书记,我不会开车啊。""你可以坐出租车去,小车我要派用场。"说着,他又叮嘱小秦:"你把车给我擦清爽,不能有半点泥巴。我难得用趟车,也得讲究个气派嘛。"钱科长听了直摇头,他不知米书记的葫芦里究竟装了什么药。想当初,他们厂红得发紫时,人家请米书记去作报告,叫他坐轿车去,他偏骑个"老坦克"到处跑。如今厂子穷得叮当响,他反倒讲究起排场来了,"看不懂?" 
  下午,米书记刮了脸,特地换了件新衬衫。常言说,佛要金装,人要衣装。米书记换了行头,人顿时有了精神。他来到小车面前,左看右看,整辆桑塔纳小轿车,就像面大镜子,处处照得出人影来。他拍拍小秦的肩头,满意地笑笑,说:"去医院。" 
  小秦把他送到院长办公室门口停下。一打听,院长在开会,米书记坐进桑塔纳,耐心等待。他从下午2时等到5时近黄昏,只见五六个穿白大褂的医生从楼梯上下来,米书记赶忙出轿车迎上去:"请问哪位是院长?这是我的介绍信。"院长接过介绍信一看,"酸液厂?找我什么事?到我办公室去谈吧。""不,我等你三个小时了,只问你一句话,委屈你,在我的桑塔纳里坐着谈吧。"院长这才注意到这辆明亮照人,似新非新的小轿车。"有什么事我们就站着说吧。""院长,我们厂有个职工在你们医院里,医生要给他的心脏作手术,装起搏器,需要4万元医药费。能否请院长行个方便,先手术后付款?""我们医院也自负盈亏,我们医院也要生存啊。""这钱由我们厂来支付,我们不赖账,4万元算我们借你们的,喏,这借条我也写好了,请你过目。"院长接过借条一看,上面公章、私章都盖齐了。可是,明的不赖账,暗的不还账,这类事医院里遇到的还少吗?"同志,装起搏器,先要去进货,你款子不进来难道还叫我们医院垫款?"米书记没法说服他,只得从小秦手中要过桑塔纳轿车的钥匙,对院长说:"这辆车不下4万吧?我们厂党委决定,只要你们肯救人,我把车押给你们。等我们厂捱过了阵痛期,重新开始启动,我相信,不出一二个月,我们能把桑塔纳赎回来的?" 
  院长感到十分诧异,问:"住院的职工是什么人?""是我厂退休老工人。""你是他什么人?""我是他们厂的党委书记?" 
  院长扶了扶眼镜,他仔仔细细地打量起眼前这位书记来。他接过那串轿车钥匙,在手中掂了掂,同样作为企业的当家人,他怎不知当家人之难啊??一下子,院长明白了书记的用心,说:"医院还是以救死扶伤为天职嘛?只有对付那些赖账的无赖,我们才制订捍卫自身利益的条条框框。"他把钥匙还给了米书记,说:"冲着你对工人这份情义,我服了,我们一起去看看你的职工。" 
  这时,施一飞提了个网兜,里面装了脸盆、水瓶等日用品,急匆匆走来,米书记叫住了他:"小施,你去哪儿?" 
  施一飞没想到在这儿会遇见米书记。想起外籍经理不让自己请假陪老婆求诊,老婆胃穿孔进了手术室。他鼻子一酸,哭了起来:"米书记,我想回厂可以吗?""当然可以,我们原本舍不得你走啊。"米书记了解情况后,一边安慰施一飞,一边叮嘱他好好护理妻子,然后和院长一起走进了王树坤的病房。 
  王树坤正在输氧,一见米书记,老人就激动起来:"你来干啥?回去,不用你来?"院长见老人如此激动,提醒他:"老师傅,心脏病患者不能太激动。"老人却按捺不住:"我能不激动吗?全厂3000个职工,下岗人不满100个。即使下岗了,米书记也负责给他们安排好出路。有人出5000元月薪请米书记去当某公司总经理助理,他扔不下3000名兄弟,宁可守在穷厂为党分忧,为民解难,他要操多少的心啊。我退休了,不该再烦他的心了,即使抢救不过来,我也活了65岁啦……"王树坤越说越激动,突然,他拔下氧气管,"我要回家,不住院了……"院长急了,忙叫来护士、医生。他对主治医生说:"明天安排他手术,给他装起搏器。"主治医生说:"他费用还没……"院长掏出笔来,说:"我签字。" 
  米书记等院长签了字,紧紧握住他的手,说:"太谢谢您了,装上了起搏器,又可延续老人的生命了……" 
  院长说:"真正掌握延续生命起搏器的是您,您在困境中把人心凝聚在一起,这就是最有力的精神起搏器。我相信你们厂,一定能走出困境,再铸辉煌的。" 
  不久,酸液厂真的走出了低谷,他们的产品在国际市场占有了一席之地。当领导上要求米书记总结他们是如何熬过阵痛的时候,米书记说:"人靠心帮,花靠叶扶。" 
  选自《故事林》1998年第12期 



    民间故事-最近更新
    民间故事-最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