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睡前故事>民间故事>明末真假两太子

明末真假两太子

作者:admin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5-26 02:41:26
  明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 三月十九日,李自成率领着农民起义军攻入了北京城,明思宗朱由检不得不自缢于煤山。同年五月初三,南京的兵部尚书史可法、凤阳总督马士英等在南京拥立明思宗的堂兄、福王朱由崧为监国?代行皇帝职权者,叫监国 ,12天后,朱由崧又"升任"为弘光皇帝,这个政权,在史书上被称为"南明"。 
  弘光皇帝在位仅一年多一点的时间,这期间还接连闹出了"真假亲王案"、"真假皇子案"、"真假童妃案"、"真假太子案"等稀奇古怪的事,其中又以"真假太子案"最为扑朔迷离,也最为热闹。  
  由于史书上对这一案例的结论截然不同,故我只好先把它当作真太子的故事来写。 
  且说李自成仅于四月二十九日在北京当了一天的"皇帝",第二天就被明宁远总兵吴三桂引来的清军给撵跑了。据说吴三桂在乱军中找到了被李自成俘虏的、明思宗的太子朱慈火良,并宣称要立他为皇帝。但这16岁的太子觉察出吴总兵并非善良之辈,生怕死无葬身之地,就趁乱时逃之夭夭了。后来,他找到了流落在外的太监高起潜,并和高某辗转逃往扬州,欲来投奔皇伯朱由崧。高起潜听说朱由崧刚在南京杀了一个"假冒"明思宗二儿子的13岁的小男孩后,深知"一国难容二君"的厉害,就想杀掉身边的太子,以免连累自己。可他的侄儿高梦箕不肯,认为此人乃天下第一的"奇货",留在手头极有价值,就密携他逃往杭州。谁知这太子太不知趣,次年元宵节在长街上观灯时,竟当着众多陌生人的面大发太子的高级牢骚,以致暴露了身份。高梦箕见纸已包不住火,再瞒下去只会给自己带来杀头之祸,于是赶忙将太子藏往金华,并匆匆来南京密报此事。 
  弘光皇帝闻报,立即派曾伺候过太子的太监李继周前往金华接回太子。 
  当李继周见到太子时,太子劈口便道:"我认得你,只是叫不出你的名字来了。"又稀里糊涂地说:"他?指朱由崧 让你来接我到南京去,肯让我做皇帝不?"李继周还算谨慎,头虽是对他叩了,但只敢含含糊糊地称他为"小爷",不敢认他为太子。 
  当李继周领着太子来到南京的石城门外时,弘光皇帝派了两个原在北京的太监送他至兴善寺暂住。两个太监一见太子,就上前抱住他的腿放声大哭,还脱下各自身上的衣裳为他御寒。此事被弘光皇帝知道后,勃然大怒,骂道:"这两个狗奴才,真假太子都没辨明,怎就敢如此放肆?就算他是个真太子,也要看我是否肯让位给他呢?"竟将这两个太监秘密地给打死了,还悄悄地"赐"李继周服了毒酒。 
  再说南京的许多官吏们听说太子驾到了,一个个手持名帖?相当于今天的名片 ,争先恐后地前来兴善寺叩拜。最后来的是曾在北京的督营太监卢九德。卢九德对太子的真伪一时尚辨不清,正在犹豫,却听得太子一声大喝:"卢九德,你为何见了我不叩头?"又讽刺说,"才隔了些日子,你就肥胖成这个样子了,想必在南京很受用吧。" 
  卢九德颤栗而出,对手下道:"我不曾服侍过太子,他如何会知道我名姓和胖瘦的?我看他有些像太子,但又不敢肯定。"又告诫营兵道,"你们一定要好好看住他。真太子自然要保护好,如果是假太子,也要防止他逃掉?"过了一会儿,他来传旨道:不论什么文武官员,都不许私下谒见太子。当夜,卢九德又将太子移至专门囚禁钦犯的地方给软禁起来。 
  三月初三之夜,已任东阁大学士的马士英派人将太子用轿子抬入了大狱。太子此时已喝醉,醒来尚不知身已是囚,问这是哪里,还问这里的人为什么全是破衣烂裳的。当他明白自己的处境后,请看守他的人用某军官赠给他的一串钱买了点香烛,并点香叩头,大哭着祭拜太祖朱元璋、父亲朱由检,使得连看守他的人都觉得十分凄惨。 
  初五,有一官吏根据他人关于"思宗驸马的侄孙王之明,相貌类似太子"之说,上朝奏本道:"那太子乃是王之明假冒的,请圣上加以治罪。" 
  这一本奏得十分符合弘光皇帝的心意,他先前就召见了几个心腹官员,道:"那太子若是真的,他哪会容得了朕呢?你们到了会审那日,一定要细认一认?"诸官吏自然心领神会了。 
  初六,诸官员来到狱中,先后用北京紫禁城的地图、诸宫殿之图考问太子,太子均一一答出。有个自称是太子讲官的官员反复提出些琐碎之题,太子给问得不耐烦了,笑着说:"你认为我是假太子,就算我是假的好了。我此次来,并不是要和皇伯争皇帝做的。"诸官员见难不倒太子,只好又用轿将他抬入京城。 
  那太子的讲官上朝奏道:"此人与真太子的面目全不相似,所答也非臣之所问,必假无疑?"伺候过太子的太监们私下都说太子是真的,但因知道此言一出,必遭杀身之祸,故无一人敢出来辩白。那奏太子为王之明假冒者的官员又乘机奏道:"王之明年纪不大,何以能假冒太子?一定是有大奸人从中教唆他。请圣上进一步追查下去?" 
  初七,有个太监密奏说:"真太子的左腿不太正常,皇上一验就知道了。"弘光皇帝对此事很伤脑筋,于是命太监卢九德持此密奏至心腹马士英处相商对策。 
  马士英自然深明弘光皇帝的心思,于是上书答道:"臣以为那太子的可疑处甚多,不足为信。他如是真太子,为什么从北京逃出来后,不直接到南京来,却要到绍兴去?这是第一可疑之处;真太子人很老实,此人能言善答,这是第二可疑之处;思宗的公主明明已逃出了北京,现还活着,那人却说公主已死,这是第三个疑点。如今北方也出了个假太子,可见真太子不是死于贼?此处指李自成的军队 手,就是死于清军之手了。臣请圣上将刑部的方拱乾调来南京细细审讯一下,那方拱乾当过太子的讲官,此太子如真是假冒,就请当众将他杀掉;万一他是真太子,圣上也只能将他养在深宫,不能封他为王,以免奸人从中生出坏心……" 
  弘光皇帝对马士英是言听计从,真调来了方拱乾,让人密令他定要审出"假太子"一案,还许诺事成后将升他的官。方拱乾心领神会,先狠狠地毒打了伴太子一同逃往浙江的高梦箕的两个家奴,逼他们承认是高梦箕炮制出了假太子事,以捞取好处的。可那两个家奴尽管受尽五毒之刑,却誓死不替主子认罪,只好咬紧牙关说:"我家主子是忠臣,真言相奏,一字无虚。我们不能畏死忘义?" 
  方拱乾无奈,只好把高梦箕也抓了起来,以让世人认为高梦箕确有"假造太子"之罪。但高梦箕知道自己如果胡乱招供,只能死得更快,索性顽固到底。 
  初八,诸官员复审太子于午门,衙役们令太子跪下,太子坚持只肯蹲着。某官指着方拱乾道:"你可知他是谁?" 
  太子一口答道:"他是方先生。" 
  方拱乾吓得忙退到后面,再也不敢上前,也再不敢说太子究竟是真还是假了。 
  另一官吏上前说:"你其实是王之明?" 
  太子冷笑道:"我可从来没说过自己是太子,你们不承认我也罢了,又何必替我改名换姓呢?再说,是太监李继周持了皇伯的谕巾占将我召来的,并非我自己要来的。你们难道不曾在我皇父的朝中为官么,为何一个个都像给蒙了眼睛似的。" 
  一番话,说得众官员面红耳赤,无话可说。最后,主审官只好喝道:"你这厮,千假万假,总是一假?我们也不必审了--来人啊,将他关起来就是了。" 
  初九,都察院?相当于现在的最高人民法院 在大街小巷贴出告示,声称太子是王之明假冒的,又说他已"供认不讳"。但与此同时,南京城中也传出顺口溜来:"若辨太子诈,射人先射马;若要太子强,擒贼须擒王。" 
  十四日,弘光皇帝下令追查高梦箕等"挟王之明冒认东宫?过去太子又称东宫 "一案。但也有个姓黄的官吏斗胆进言道:"先帝?指明思宗 之子,也就是陛下之子,如果这事未查清楚就定了案,如何向天下人交代?"弘光皇帝很是尴尬,一方面斥责黄某"悬揣多虑",一方面只好又令人会审。
  十五日,会审官吏事先告诫太子,必须承认是王之明,可当他点"王之明"之名时,太子却不肯应声,还说:"你这小子,为什么不喊我明之王?"那官吏十分恼火,只好让人给他上重刑。太子的哭声震天。有个太子旧时的伴读见状十分伤心,也陪着太子落了几滴眼泪,就让弘光皇帝给抓了起来。 
  某御史暗中有袒护太子之意,就以"愚民易被谣言迷惑,会以为朝廷有意残害先帝血脉"为由,婉劝弘光皇帝不要害死太子。弘光皇帝见他已道破了自己的心思,只好下令"将王之明好生护养,免招民谤",等"正告天下"后再"申法"。也幸亏某御史的这句软中带硬的话,太子才活了下来。 
  二十三日,弘光皇帝下旨道:"早些时日,有个姓童的妖女冒充朕的结发之妻,如今又有王之明冒充太子,朕与先帝并无嫌怨,怎会害他的后代?你们一定要将这两案刊布出来,诏告天下,以息群疑。" 
  但也仍有不怕死的官吏,如宁南侯左良玉就上疏道:"连吴三桂都有印信来,证明那太子是真的;而史可法也一肚子的数,只是不敢说罢了。那李自成虽然是逆乱之贼,可也没杀太子,还封了他为王,陛下何必一家人反不能相容?再这样下去,普天同怨,皇上怕就不大好办了。"弘光皇帝万万没想到左某会把话说得这么直露,只好说:"那人如果真是太子,朕一定会封他为王。但他确是假冒的。所谓吴三桂有印信来、史可法不敢直言之说,都是讹传。朕正在下令彻查呢。" 
  四月初一,工部一官员又上疏,称太子绝对是真的。弘光皇帝让人毁了此疏,不许流传,并称:如再有胡乱煽动者,要"立擒正法"。 
  初二,湖广巡抚的疏又到,质问道:"为什么从北京来的官员,无一人确认那太子是王之明假冒的?又为什么过去在安徽凤阳任职的马士英倒反而知道他是假的?为什么高梦箕的两次上疏,不下发抄传?陛下的圣旨越说得明白,臣们反而越疑惑了。此关天下万世之非,不可不慎。" 
  十三日,某御史奏道:"有关真伪太子一案,民间的谤议已经遍处沸腾了。"弘光皇帝只好下令,让人将太子的"供词"等连夜刊刻,并派专人前往各地宣布。  
  某江都督袁某此时也向弘光皇帝发起难来,他上疏说:"王之明一家在北京沦陷后,并没遭杀戮,他为什么会一个人流落江南?而且他是逃往浙江的,与朝廷有什么关系?是朝廷派人把他召来的,那假冒之事如何谈起?"并奏称,宁南侯左良玉因弘光皇帝处理"太子案"一事而不服,已率兵叛走东下了,还请弘光皇帝赦免太子,以遏止事态恶化。弘光皇帝勉强招架道:"王之明已自己招认了,你身为大臣,不能无端过疑,太信讹言了。再说,太子如是真的,朕怎能一点慈爱之心都没有呢?现在有人想反叛朕,你拥有很大的兵权,为什么不能阻止呢?" 
  十七日,兵部尚书史可法明知弘光皇帝不愿见自己,但仍赶来南京求见,想求他尽快处理好太子事,以安稳民心。但弘光皇帝仍不肯见他,只是让太监捎话说:"眼下敌军正在向这里逼近,爱卿请专心对敌,待他打了胜战后,朕再召见他吧。"史可法闻听此言,长叹道:"如今敌强我弱,力量何等悬殊,想打败他们,谈何容易?如果真要我打胜战再来见皇上,只怕已没这个机会了……" 
  尽管弘光皇帝死也不承认太子是真,但由于惧怕群情因此过于激愤,闹出大事,加上此时清军已越来越逼近南京,弘光皇帝已无法顾及处置他了。 
  五月初十夜,弘光皇帝见亡城在即,竟瞒着文武百官,只带着太后、一个宠妃和几十个太监,秘密逃出了南京。 
  弘光皇帝已出逃的消息传出后,次日午时,有个姓赵的监生率百姓千余人,冲进狱中,放出太子,自发地拥戴他当皇帝。由于大家仓促无备,又找不到龙袍,只好找了一套唱戏者的行头,让太子穿上,就这么唱戏一般地让他登上了龙廷。 
  据说那太子的肚量还挺大,竟把一个残酷迫害过他的官员从百姓的乱拳下救出,还封他为宰相;他在当上"皇帝"后的第三天,又亲自入狱召见方拱乾、高梦箕,分别任命他们为"礼部侍郎"与"东阁大学士",可方某和高某对如此"高官"竟惧如水火,不但不敢从命,还一出狱就逃之夭夭。也幸亏他俩逃得快,因为第二天清军就占领了南京?据有关的史料载,五月二十五日,被清军所俘的弘光皇帝,在清军首领豫王的安排下,终于与太子见面了,不过他是被安排坐在太子的后边的。豫王问弘光道:"崇祯皇帝是有儿子的,你不奉他的遗诏,立他的儿子为太子,怎么还自己称帝?他的儿子好不容易逃了出来,你不但不肯让位,还要杀他,又是什么居心?"弘光一言不发。 
  太子也质问弘光道:"皇伯用手札将我召来南京,又不肯认我,还改我姓名,给我上极刑,这究竟是奸臣们干的事,还是你授意他们干的?" 
  弘光仍然装聋作哑。 
  不过,这太子究竟是真的,还是王之明假冒的,在中国的历史上,似乎一直还没有人去认真地考证过,就这么一直稀里糊涂地搁置着。有意思的是,清政权统治下的文人,都说太子是真的;而明代的某些遗老,则认为太子是假的,其中最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是坚决反清的文人顾炎武。他曾专门著书立说,斥责"太子"一案,认为它绝对是利益熏心者们的瞎胡闹。如果顾炎武老先生的所说是真,那么,以上我所写的这些内容,就多半是子虚乌有的了。 
  选自《乡土》1998年第6期 



    民间故事-最近更新
    民间故事-最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