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考试网欢迎您的访问
  • 手机版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被霾所掩

作者:张安雯来源:互联网时间:2017-05-19


立春已过,长安城的空气中仍弥漫着沉沙的颗粒,暖春似是被雾霾的芒硝味所侵蚀掩盖了,春的气息黯然神伤,落荒而逃。我们看不到雾霾身后的晴天是否仍然如海一般蔚蓝荡漾,看不到被雾霾所攀折私藏的花朵是否仍能如少女一般含羞绽放,不知道让人喉头发痛的吸入物如何为人类创造“朦胧之美”。

尽管如此,马路上的汽车仍然猖獗狂妄横行霸道地来去自如,排放着令人皱眉的,与空气格格不入的肮脏尾气。而马年春节前后,烟花爆竹的燃放似乎也是有增无减,盛开又凋落带给人一霎欢喜的火星。更无法使人意识到它使人的呼吸更加污浊。

或许你此时也觉得我大错特错。你可能认为机动车对雾霾的影响被过分夸大,如果不在现代工业社会中使用与时代同步的生活工具,便无法继续科技时代的脚步。不尽然,也有人对烟花炮竹节制燃放更不以为然。年味越来越淡,更需要用烟火噼啪来守护文化传统,用天空中的须臾璀璨来保存民族记忆。他们认为人类该减缓不断前进飞跃的脚步,古老传统更加重要。

而我,听着发动机自豪的轰鸣,看着火花伴随尘雾在头顶傲然绽放,却嗅着肮脏污浊令人失望的空气,不禁陷入沉思。

雾霾对人的影响妇孺皆知,但为何根本无法减缓可吸入颗粒物的排放?不是人类的意识不深切,也不是客观因素暗中阻隔,只是人类意图只取一时之愉悦的本性所致。人类对机动车的发明无疑是对速度的追求之体现,但慢的乐趣哪里去了?再也没有运动过后大汗淋漓湿透衣衫的酣爽,也没有脚上水泡磨损疼痛牵动的成就感。慢的乐趣似乎“失传”了,人类本用来强健身体慢享生活的汗水变成了钢铁和汽油,将腿上天经地义应承起的负担一股脑转赠给羸弱的肺。

年味越来越淡,所以人类用烟花爆竹填补心目中的传统与脑海中记忆的空缺,但年味儿都去哪儿了?团聚时的怀抱变成了寂寞相拥,午夜饭的温暖美味也掺杂了功利色彩,疲苦奔波的人始终在疲苦奔波,鳏寡孤独痛苦于得不到老有所依。年味都去哪儿了?它在人类的前进中融化消逝了,它在人类的迟疑中被静静遗忘了,它在人类失去所有年文化的凭证时被试图用一种并无太多可取之处的风俗习惯填补,美名其曰“守护文化传统”,“保有民族记忆”。传说中的年兽早已不复存在哪需要什么恐吓,人类现在面对的凶兽是日趋恶化的雾霾,烟花炮竹能否让它也落荒而逃?答案无需赘述。

被雾霾蒙蔽了视线的我只能向后转。我不禁想念朝日的灿烂夕阳的辉煌都那么清晰可见的日子,我不禁想念花之甜蕊鸟之翎发都毫无尘污的年月,我不禁想念蓝天仍然广阔浮云依旧美好的一个个春夏秋冬。

而如今,我所想念的这一切都被雾霾覆盖。往日的清晰景色如时光一去不复返,站在朦胧中眺望大厦高楼只有无边的寂寞与无奈。

有人将它们归咎于机动车尾气和烟花炮竹燃放所贡献的肮脏尘烟,但却仍欲享受速度时代的快感和火星迸发的刹那欣喜。用钢铁弥补力量与肌肉,用烟花填补传统节日的空虚。人类自己的放纵带来了目下惨状,却不肯收敛无止无尽的欲望。

而我,听着发动机自豪地轰鸣,看着火花伴随尘雾在头顶傲然绽放,却嗅着肮脏污浊令人失望的空气,似乎只能叹息。

我想享受“慢的乐趣”,而不是机动车所带来的速度的快感;我想体味温暖珍贵的“年味儿”,而不是享受一种无太多可取之处的风俗习惯所带来的视觉感受。我想要的都被雾霾掩盖,在人类放纵欲望的时候湮入尘埃。

我希望人类可以用脚掌感受土地的抚摸与自然的温度,而不是让轮胎和柏油不停摩擦;我希望人类可以拾回过年时的团圆欢聚谈笑风生,而不是用璀璨火花填补内心寂寞。我希望雾霾散去,天空依旧湛蓝而温柔,像被上帝亲吻过的自然恩赐,晴朗得如同童年的心。